台湾环岛记-5

来到雷德蒙德的第三个周末,还是一个长周末。在经过了倒时差,适应新工作,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之后,总算可以稍微放松一下了。

从来到雷德蒙德的第一天,就认定了这里是个无聊的地方,没有大上海的繁华,也没有小县城的亲切,没有胡吃海喝。
于是每天早起上班,坐在单独的office里关起门,有些想念在紫竹的office里边到处跑来跑去随处与人说话的工作方式。还记得那些年年轻的时候,会剃个光头,光着脚丫在走道里跑,想必紫竹office里边现在也没有这样的人了。暂时跟我一个room的印度老兄搬到了别的屋子,上周他在的时候还可以每天胡乱聊点什么,聊小米手机,聊中国房地产,聊西方民主与中国的国家资本主义。
于是中午除非跟人预约,会一个人吃饭,或者一个人在office吃家里带来的饭。没有人会绕着操场走一圈,更没有每天聊点科普。
于是下班回来吃完饭便无所事事,看着夏天的太阳落山越来越晚,九点钟还有夕阳的余晖。
于是周末似乎也没太好的活动,雷德蒙德周围有两座雪山国家公园,还有一个瀑布,一个德国小镇,另外可以参观个波音工厂,去摘个樱桃草莓,外加很多很多的trails。虽然很多都还没体验过,不过貌似就是这样了^^

无聊不是什么坏事。只有不再吵杂之后,才能做些安静的事情,比如读书,比如畅想远方。这两周读书的速度比之前在上海快了不少,或许之后可以考虑开发一些新的活动,还有我期待的阿拉斯加,夏威夷,加勒比海,遥远的南美。
这两周体重开始持续增长,现在开始要控制饮食量,考虑运动。

刚才看到了一篇追忆三毛的网文。人到了这样的年纪,会发现一些有意思的事情:或许我们中的绝大多数,都有一两件小时候的事情一直印象深刻不能抹去,而不管你承不承认,其实之后的人生都因为那些事情而展开。我就永远记得在联营厂大门口哭得稀里哗啦的那天,因为三年级的玩伴儿去兵马俑旅游了可是我只有二年级不能去。我都不记得我发过以后一定要到处都去的誓言了,而事实上这成为了人生的信条。

===========================================================================================
无聊的时候可以写游记,因为游记最能让人觉得生活的美好。
这一天10.5,我们继续在垦丁。租了电动车和Leo先分开活动,又一起去恒春。

一早起来先趁着清凉的天气去了鹅銮鼻公园,其实我一直搞不清楚叫鹅銮鼻还是鹅鼻銮。。。
尽管才八九点钟,太阳已经很厉害了。
DSC_6552

沿着公园的小道一直走可以走到满是珊瑚礁的海边,海水湛蓝。每次看到湛蓝海水的照片总会暗自感慨,这才是生活–这是从小生活在大山里的孩子的夙愿么。
DSC_6626

公园里还可以眺望垦丁的整个半岛,蜿蜒着一只到恒春,到远方。
DSC_6668

我们逛完鹅銮鼻公园搭公车去垦丁取了电动车,然后一直往猫鼻头的方向骑去找Leo他们汇合。路上有沙滩很好的地方,大约叫南湾,就到海边去玩。海边有租太阳伞的,只要100台币,真是物美价廉的好地方。一直玩到快中午的地方就去Leo他们浮潜的附近吃午饭。午饭就在码头边的市场,有新鲜便宜的海鲜,生鱼片。
DSC_6776

DSC_6786

午饭之后电动车坏了,大约是上坡的时候负载太大烧坏的。台湾租车铺的服务很靠谱,打了个电话他们就过来修车了,其实就是重新换了个电池。修好之后就又骑去南湾的沙滩玩儿水,一直玩儿到太阳落山,看夕阳洒满沙滩洒到所有的人脸上。

背对着夕阳,我们骑车去恒春镇,准备吃晚饭看出火。恒春镇是个很古朴/淳朴的地方,处处都透着海角七号的味道。我在想,其实这里比垦丁更像是真实的台南小镇,商业旅游开发的影响更小一些吧。有冰沙吃,有各种小吃,也有我们的晚饭台南担仔面。
DSC_6965

出火是要晚上去看的,租车的人一直这样跟我们说。我始终不明白,直到看到了之后:其实出火就是一处源源不断冒出可燃气体的地方:
DSC_7002

从出火回去的路很惊险,因为电动车快没电了。大概后面修车时候换给我们的电池没有充满。我只好小心翼翼的骑车带着灰灰走,在上坡的时候我们下来推推车,下拨的时候再坐车溜下去,并且拼命得蹬车轮妄图跑远一点。天色漆黑,骑车走路的大约就我和灰灰。每每回忆起和灰灰在各种天昏地暗,天荒地老的地方孤独行走,都会觉得很温暖。

后来终于人力加电力混合动力到了垦丁大街,融入了热闹的人流。
That’s al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