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Z-西游记——敦煌

厄。。。敦煌的记忆总让我觉得不爽,mmd。所以还是不写这一天的yc了,正好loveday发到T版了,我直接zz过来好了^^
 
 7月23号,敦煌
    早上6点,摇摇晃晃从床上爬起来赶去嘉峪关火车站,努力忘记前一晚不愉快的经历
,登上开往敦煌的列车。
    列车在兰新铁路上飞驰,两旁十分荒凉,见不到绿色,只有不断
重复的大片戈壁,裸露着丑陋的石块,无端的让人觉得焦躁。
    一下车,就有司机凑上来“热心”地为我们介绍线路,买好去吐鲁番的车票,研究
好行程,顺便图方便包了这司机的车,谈好价钱100元一天。虽然觉得着实太便宜了些,
但再三和司机确认,也就没有再怀疑。
    饥肠辘辘的4人到了市区,品尝了驴肉黄面和杏皮水后,顶着炎炎烈日来到了莫高窟
,一个在我心里被无数次描绘过的地方。透过绚烂的壁画,兴许可以触摸到久远的大唐
盛世;拥有美丽传说的飞天,又会带给人怎样的遐想···
    莫高窟是禁止拍照的,结果忙乱存包的时候手电也忘了拿,有点小小不方便。目前
每个游客允许参观十个洞窟(但实际开放30个左右,可以混别的讲解员多看几个洞,不
过要从他刚开始讲就一直跟着,不然会被发现),出于保护文物,讲解员会拿着钥匙看
一个开一个,看完就锁上洞门。窟里是没有任何灯光的,只有借着讲解员的手电和洞口
透过来的光亮来参观,刚一进洞总是什么也看不清的,要等眼睛适应黑暗,才逐渐看得
到这些伟大的艺术品。
    庞大的卧佛塑像、各种时期的飞天、张骞出使西域的壁画、精致的盛唐佛像···
莫高窟果然有着可以骄傲的资本,只是赞叹之余,心头却免不了有许多惋惜。那些壁画
中的菩萨,他们本应有着肉粉色的肌肤和灵动的眼神,或许还会拥有各异的或嗔或喜的
表情。而现在,随着颜料的氧化,印在墙壁上的只有一个个黑红的轮廓,怪异的五官,
两只眼犹如两个烧过的黑窟窿,要不是背面墙上还有幅保存完好的画像,我怎样都不会
相信他们之前曾经美丽过。洞里很大一部分都是残缺的壁画,尤其是洞口附近,似乎缺
乏维护,要费好大力气才看得出画的究竟是人还是神兽。值得一看的还有莫高窟的陈列
馆,里面复制了好多洞窟,与实物并无差别,连斑驳的墙壁都一模一样,且灯光充足,
可以在里面仔细欣赏。
    传说鸣沙山日落时分最是迷人,吃过晚饭,四人乘车赶去。传说这里是可以逃票的
,沿着围栏走了一阵子,很容易的找到了逃票点——一堆玉米杆堆成了“台阶”供人翻
越栏杆。不过怎么看这个逃票点都不算安全,景区内甚少有遮蔽物,翻进去就是一览无
遗的沙丘,头顶还不时响着滑翔机“突突”的声音,搞得像在追捕逃犯。小n打定了主意
不翻栅栏,我和cozmile却决定尝试一下。之前有传言逃票被抓会罚款,我们便将钱包交
给了他们俩,带着相机义无反顾地翻了进去。
    跳下栏杆,面前是座巨大的沙丘,只有翻过它,才能见到月牙泉,也才有机会逃过
保安的追捕。不过事实证明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当cozimile把我连拉带扯的拖上了山头
,两人还没来得及得意,门口的保安就轻松的发现了我们(两个人从光秃秃的沙丘上冒
出来,实在是很明显···)。突然很后悔没带钱,不然还可以贿赂一下保安叔叔,想
起栏杆外的hwind,发现他们早已带着我们的银子跑掉了···沙丘的另一头就是月牙泉
,还有如织的游人,也想过飞速冲下山躲进人群,但一没力气二怕罚款,犹豫片刻便错
失良机。就此返回又有些心有不甘。左右为难之际,发现这个保安却也是懒人一个,丝
毫没有上山抓人的意思,只是在山下守着。僵持了好一会儿,保安终于决定履行职责,
缓缓上山,二人大喊一声朝山下冲去,跑了两步觉得太慢,干脆一屁股坐下往下滑,平
生第一次不使用任何工具滑沙,虽然比不上木板的顺畅,靠着两只手的划动,倒也蹭到
了山脚,只是可惜了裤子。说来奇怪,逃跑失败,理应很沮丧,我却不可自制的想笑,
从被发现一直笑出了大门,大概是觉得太刺激了吧><
    被保安赶出了大门,乖乖买了票,与hwind二人会合,乘电瓶车来到鸣沙山脚下。和
这座山相比,之前的那个只是个小土包。沙山上铺了一排木板方便游客上山,不过要收
费5元。为了挑战自我,4人选择了自己爬。不过事实证明这个决定是错误的><鸣沙山果
然是如传闻中上三步退两步,沙子又细又滑,每一步踩下去都陷的好深,前进速度出奇
的慢。爬了几步,便满头大汗,顿时觉得天下再没有一座山比之更累了。手上的鞋子也
成了负担,只好不断的把鞋子往前抛,顺便以其为目标,爬到了捡起来再抛···自觉
爬了好久,已然精疲力尽,却被告知还有2/3的路程,顿时精神支柱崩塌,手脚并用地爬
到了木板处,恢复直立行走,小n和cozmile也同时放弃挑战,只有hwind还在那里变态的
坚持要完成他爬完鸣沙山的梦想~
    踩着木板,无比轻松的到达了山顶,放眼望去,月牙泉真的有如一泓弯月,静卧在
漫漫黄沙之间。这是我第一次看见沙漠,没有戈壁的荒凉之感,取而代之的是夕阳之下
的一抹温柔。虽然没有人烟,没有植被,但静静的沙丘,夕阳下的影子,也让人心情平
和下来。
    坐在山顶好好陶醉了一番,在夕阳的余晖中,我们滑下鸣沙山,匆匆离去。只是谁
也没有想到,更大的考验还在后面。
    下一站是吐鲁番,火车23点30开。敦煌市区与柳园相隔很远,时间有限,一路上我
们不断催司机开快些。坐车时打算先把车钱结给司机,cozmile把100元递给他,他居然
不接,正觉得奇怪,司机突然翻脸不认人,要我们一人100一共400。四人面面相觑,又
怕吵起来赶不上火车,只得暂时按兵不动,以保证平安抵达车站。下车后才发现事态比
我们想的严重许多。司机一口咬定是一人100,任凭我们好话说尽也一分不少。更倒霉的
是当时四人现金都不多,加起来也凑不够400,那司机竟然说钱不够就拿相机抵押,相机
我们当然不肯给。此时又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几个大汉(看上去和司机是一个民族的)
,将我们团团围住,逼我们交钱,嘴里还说着“没钱包什么车!”。顿时我们明白了上
午司机打电话时说“我11点半在车站送人”是什么意思,原来是明摆着坑我们的!大家
都气得要命,hwind居然连家乡话都冒出来了,一个劲儿地往前冲,我和小n死拽着他才
没打起来。对方摆明了是地头蛇一族,连“你们随便投诉我啊。”这种话也讲的出。眼
看时间一分分过去,火车就要进站了。连硬币都掏出来了还是凑不够钱,我急的直冒冷
汗,胡乱翻着一切能翻的东西,也不知是不是幸运,居然在相机包里翻出来40块钱。恨
恨地把钱给了司机,也无暇再争吵,扛着包就冲进了车站。
    好在火车晚点,几个人劫后余生般瘫在候车室,想想刚刚的经历,只能摇头苦笑。
还算顺利地上了火车,迷迷糊糊间离开了敦煌,也离开了倒霉的甘肃,明早一睁眼,便
会是神奇的新疆!可我万万没有想到,第一天进疆,就遇上了更大的难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