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厝垵,鼓浪屿 — 写在4年以后

12年底厦门汕头的跨年旅行游记一直拖着没有写,我也忘了为什么。或许那段时间旅行太多,工作也忙,就这么一直拖下来了。

从昨天开始在家休圣诞新年长假。灰灰跟小宝宝都在国内,所以也没了飞去温暖的佛罗里达或者圣地亚哥晒太阳看大海的兴致。灰灰说我可以写游记来打发漫长而孤独的假期。其实,年纪越大越变得无趣和冷漠,很难被人群的热闹喧嚣打动,孤独就无从谈起了。最近这一两年blog越写越少,偶尔写也与旅行摄影读书无关了,看来当一个文艺青年容易,当一个老文艺青年就很难了;不知道是柴米油盐替代了无忧无虑的生活,还是在日复一日的重复中失去了做文艺青年的激情。从小宝宝出生以后,也难得有现在这样安静的时候了,所以我决定还是去翻一翻当年的老照片,打理一下久违的blog。

人是会遗忘的动物,并且会选择性的遗忘,忘掉那些痛苦的不开心的事情。即使当年的生活与今天别无二致,翻老照片的时候,仍然会像打开了一坛陈年老酒一样,沁人心脾。我已经记不起旅行的细节了,大约是坐了七八个小时的动车,沿着海岸线一路从上海来到厦门;到厦门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打了一辆车直接去曾厝垵,吃东西逛一个个小资味儿很浓的小店。在那之前,曾厝垵只是我从高晓松的《如丧》中知道的一个地名而已。然后我们一路走到厦大,逛最美的校园,看隧道里的涂鸦,后来又坐轮渡到鼓浪屿,在一个特别小的旅店房间里迎接2013年,吃小吃,爬山,看海。。。

对厦门的记忆中有很大一部分似乎就是在尝试各种小吃,有的不过如此,有的却记忆深刻。这碗沙茶面就是来到曾厝垵的第一顿饭。

如果是当年写这篇游记,我大概不会选这张随便哪个城市都会有的夜市摊子,现在身在异国他乡才觉得特别怀念。

厦大有一条行人走的隧道,隧道两边的墙上全是涂鸦,非常有特色。只所以排了这张,大概是因为画的是三国杀吧。

而这张在厦大操场上的照片至今仍然是微博的头像。

总是回过头去看的时候,才会发出“原来那天如此美丽”的感慨。

最爱皮皮虾

鼓浪屿有数不尽的小吃。我仍然记得很多年前读别人的游记,48小时在鼓浪屿拼命的吃各种小吃的故事。不过我跟灰灰好像只喜欢这一种:铁板鱿鱼豆腐。这些年天南海北走过许多地方,铁板鱿鱼和铁板豆腐都是司空见惯的小吃,而把它们做到一起的铁板鱿鱼豆腐却只在鼓浪屿吃到过。豆腐吸收了鱿鱼的汁水之后的美味实在太赞了,我已经记不清在鼓浪屿的三天吃了多少份铁板鱿鱼豆腐了。除此以外,就记得我们在厌倦了各种小吃之后,为了吃点正经菜,去了一家破烂的川湘菜馆子,辛辣的农家小炒肉至今让我怀念。

当时走在鼓浪屿的街头随手拍的一张照片。有意思的是前两个月给小宝宝买了个一模一样的风车。

在鼓浪屿的几天正好是跨年的时候,住宿十分紧张,而且昂贵。跨年夜那天,只能订到一个很小很小的房间,好像叫国王旅馆;第二天搬到了另外一家民国别墅改造的旅馆,果然气派了很多,而选他家的另一个原因是旅馆叫爱菲儿。最喜欢他家的天台,视野很开阔。无所事事的下午,去买上两份铁板鱿鱼豆腐,一边吃一边看电视剧,夫复何求。透过照片依稀辨人出来看的是“李元芳”。

从钢琴博物馆眺望鼓浪屿的沙滩。

也是随手拍的一张,并未在意。现在看来,它应该改成:无论外国的风景有多么美好和纯粹,仍然怀念中国那些可以随便逛逛,然后吃个农家乐,喝个下午茶,或者泡个温泉的地方。没办法,人有时候就是这么没出息。

最后这一张今天恰好应景,祝遥远地方的灰灰和小宝宝圣诞快乐🎄

我一度以为厦门的这次游记应该不会补上了,照片也不会再整理了,谁知道今天恰好有时间也有心情。有些事情的发生只是需要一个契机,在那之前只是为了准备,你怎么知道今天看到的喜羊羊灰太狼不会出现在明天的游记里。

PS:看来有必要把blog分成两部分,生活的和工作的。嗯,肚子饿了,出去吃一碗pho吧~

《曾厝垵,鼓浪屿 — 写在4年以后》有2个想法

  1. 嗯,游记很简略,但是算你过关啦。
    虽然那次的厦门之旅略有些失望,但是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很好,风景很美,也许是因为对鼓浪屿的预期太高。但是很多细节我还记得很清楚,比如这颗圣诞树的位置,比如湘菜馆里的小炒肉,比如增厝安那晚住的可以看星星的露天房子,当然,最难忘的还是跨年的那间小单人房~
    你怎么知道今天看到的喜羊羊灰太狼不会出现在明天的游记里,嘻嘻,给小宝宝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