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积山–青木川

16年9月的一次小旅行。漫无目的的从西安开车往西走,到麦积山看石窟,又南下通过陇南到陕甘川交界的青木川古镇,然后再回西安。

麦积山石窟从中学时候就听说了。当年的班主任一直在炫耀他组织上一届学生去麦积山旅游;我想做班主任的能想到这个地方去理由也应该有着某种执念。不过轮到我们这一届旅游就换成了沣峪口和朱雀森林公园。。。对麦积山的执念算是这么留下来的

看过了敦煌和云冈,仍然觉得麦积山的石窟有点不一样。周围的群山峻岭都郁郁葱葱,似乎只有这一座裸露出岩石,似乎专门是为雕刻石窟准备的–也可能是因果倒置了。论规模和气派的程度,麦积山是小一些的;不过这些石窟都是建造在悬崖峭壁之上,不是一般的险峻,所以看起来也不是一般的震撼。人类果然是构建在自己想象中的生物,需要怎样的信念才会做这样的事情。

这是石窟群中最高大的一组,站在悬崖上搭出的脚手架上平视过去非常震撼

这一组在山中部一个凹进去的长廊中,不知道是天然凹陷还是人工凿刻出来的。这里的几个窟都有色彩鲜明的壁画。

人物表情也非常丰富

整个长廊

还看到了正在做洞窟修复的工作人员。这真的是一件磨性子的技术活。

麦积山参观完我们继续开车到成县县城休息。其实并没有什么目的,陇南地区新修好的高速非常好,车流量不大,一路飞奔到了成县天快黑了,就下了高速在县城住下了。进了县城才发现里边繁花似锦。以前我说温哥华大约跟中国一个三线城市差不多,现在看来中国的很多县城早已今非昔比了。除了熙攘的人群,繁华的街道和气派的建筑,成县见到的服务人员也都特别热情有礼貌,在西部地区遇到这样服务好的县城感觉十分惊讶。

总之,一次值得纪念的旅行。

布朗运动:上海-南昌-长沙-三峡-西安(2)

继续写布朗运动的另一半,宜昌-三峡大坝-秭归-巴东-巫山-奉节-万州-达州-西安。

高铁到宜昌东站已经晚上了,宜昌是一个及其狭长的城市,再坐一个小时公交车到市中心就直接休息了。第二天早上吃过早饭坐专门到大巴车去坝区。PS:早饭有当地特色的牛肉包,特别特别好吃,可惜忘记拍照了。坝区就是三峡大坝核心区,大巴在旅游接待站停车然后要换景区专门的班车才可以进去游览。三峡坝区非常整洁,设施也很先进,从下面一路到高点的山路上全部都有电动扶梯,即使那天下着雨只有聊聊的几个游客扶梯照样没停过,果然是不缺电的地方。我在相册里找来找去,大概只有这张照片能证明我那天真的去过三峡了。

一直在下雨,坝区烟雨朦胧,能见度非常差。这里是船闸,勉强有点大坝的感觉

这一张照片中间的位置,有一道横跨江面的高墙若隐若现,这就是三峡大坝的真身了。后来坐车去秭归县城的路上,有看到过更清晰一点的照片,真的很宏伟,可惜没有拍下来。

秭归是屈原故里,我们从景区门口路过了一下没有停留,直接去了码头准备坐船。其实最心心念念的是坐着船从秭归一路到奉节,不是豪华游船,是当地人的客船。不过如今连当地人也很少坐客船了,一路都有高速大巴方便很多。我们只能去码头碰碰运气。问了一下有一趟到奉节的船已经走了,当天只有一趟去巴东的,而且卖票的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再有去奉节的船。看来开船真的是个很自由的职业。。。只好先去巴东

坐在船上看两岸风光别有一番滋味,虽然它早已不是原本的那个三峡了,却仍然可以从两岸的地势依稀推测当年的样貌。随着三峡蓄水水位抬高,当地人只能搬到更高的山上去居住了。

这里是西陵峡中的一段,可以感觉到远处江水从层峦叠嶂中穿出的气势

这个船号称是快船,可是比起高速大巴还是慢很多很多,大约四五个小时才开到巴东县城码头。一路上陆续有当地人下船,下船的方式也很别致,直接让船开到岸边,然后从个一米来宽的水泥台阶就走上去直接回家了,就像私家码头一样霸气,还有的人下船的地方干脆连水泥台阶都没有,直接在山坡上爬几步到家。到巴东的时候船上已经没几个人了,跟船老大打听了一下下面的行程,据他所知巴东是没有船去巫山或者奉节的,只能到培石乡再换船。可以理解,巴东是湖北省的,巫山和奉节就属于重庆市了。

巴东属于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我们住的地方对面就有家非常popular的土家菜馆,物美价廉。

不能坐船只好坐大巴,第二天早上巴东到巫山。看到了县城清晰的面目。PS:巴东县在创建国家卫生县城,果然非常干净。大早上等车的时候看到两件有意思的事情:一个是街道上没有垃圾桶,有垃圾车开满满开过来放着大喇叭,然后街道两旁店铺的人就各自跑来倒垃圾;另一个是站在菜场门口等车,有个老板主动拿着扫帚把自己店外面的马路扫得干干净净。

巫山县也没有船去奉节,所以吃过午饭只好继续坐大巴前进。在到奉节之前提前下车去了白帝城。白帝城是瞿塘峡的起点,是刘备托孤的那个白帝城,也是朝辞白帝彩云间的那个白帝城

这里还有一个著名的看点,就是10元人民币上的夔门,三峡就从这里开始

景区里有个做生意的人十几年前放养了几只猴子,现在繁衍得越来越多,似乎重现了两岸猿声啼不住的感觉。

夔门

白帝城里的白帝庙

到了重庆地界另一个任务就是吃吃吃
万州的特色小吃格格,就是类似粉蒸肉的口味,但食材有猪肉,羊肉,肥肠等不同类型。

万州烤鱼

早餐一碗简单的牛肉面都特别好吃

豆腐脑

重庆火锅

在达州吃完这顿重庆火锅,我们就坐着绿皮火车晃晃悠悠晃晃悠悠经过安康再走西康线到了西安南站,至此又达成了走西康线的愿望。

一段稍微仓促而毫无计划的布朗运动,很多时间都在赶路,不过几天之内穿越大江南北,看到各地完全不同的风土人情,品尝每个地方的特色美食,这种感觉不可多得。

布朗运动:上海-南昌-长沙-三峡-西安

16年10.18-22,一次漫无目的的小旅行。

10.17在上海办事情,比想象中顺利很多,一天就全部搞定了。于是趁着小宝宝不在身边,打算随便转转,没什么目的,兜兜转转过几天回家就可以了。感谢祖国越来越发达的高铁事业,旅行变得越来越随心所欲。17号晚上大概想好了要去南昌看海昏侯考古展,于是果断定了去南昌的高铁票,就这样开始了布朗运动。

早上从虹桥出发,中午正好到南昌吃午饭。在南昌自然要尝一尝赣菜,特此推荐这家好味坊:http://www.dianping.com/shop/32874899。整个店一共四层,有点类似城中村那种简易楼板楼,我们去的时候正好是饭点每一层都满满地人,直接坐到了天台。这一顿点了四个菜仍然吃得意犹未尽,连青菜都炒得别有滋味。

午饭之后就去博物馆看展览。预约领票的地方人不算多,大概因为非周末,不过看一路上的宣传横幅和各种排队的标识线,感觉周末会人山人海。毕竟这对江西省博来说也是千载难逢的露脸机会。我甚至有过阴谋论的想法:海昏侯墓的发掘是因为发现有盗墓贼,考虑到墓地位置不容易保护于是做出了保护性发掘的决定,不过谁知道盗墓贼是不是虚构的呢:)

展品数量之多确实很让我这个外行人觉得震撼。尤其是见到了好几件铜器和漆器,看到的人都在问“这真的是发掘出来的么,怎么跟新的一样”,非常的崭新。还有这些多得吓死人的黄金和铜钱:

这些五铢钱的出土足够引起收藏市场的通货膨胀了吧

在海昏侯的展厅大饱眼福之后,我顺便也去逛了逛其他博物馆原有的展厅,大体是没什么拿得出手的古代展厅,可歌可泣的红色展厅和江西特色的景德镇瓷器,白鹿洞书院之类。在海昏侯墓藏耀眼的光芒下,确实显得不值一提了。

江西省博物馆就在滕王阁附近,虽然知道那早已不是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滕王阁了,不过本着来都来了的想法,还是去走了一圈。

然后开始和灰灰商量下一站去哪里:既然都到南昌了,不如顺便去趟长沙吧,岳麓山和马王堆也都是waiting list上的目的地,而且长沙还有湘菜美食。有了高铁说走就走,直接订票去火车站,然后到了长沙坡子街吃晚饭。著名的火宫殿就在这里了。

不过火宫殿的小吃大约就像西安饭庄,本地人是不屑于去的。于是我们跟着本地人,看哪家人多就去哪家吃。

第二天早上穿过太平街,坐公交去岳麓书院,爬岳麓山。岳麓书院跟湖南大学在一起,首先看到的是主席像。跟复旦的主席像比起来,衣角飘得更高一些,看来需要更高的工科造诣,当然比同济那尊手绘起来的又差了一点:)

大约因为那天我们去的比较早,而且是工作日,又下着雨,岳麓书院里边比较安静,于是晃晃悠悠转了好一阵子。

直到从书院后门出去,很快就看到了这座爱晚亭

然后就是爬岳麓山了。灰灰坐山上的公车,我准备自己走上去,一路上拜谒了蔡锷墓和黄兴墓,再走不远就到山顶了。天下着雨,雾很弄,什么也看不见。

从岳麓山下来,再去饱餐一顿网红湘菜。灰灰意犹未尽,还打包了香辣小龙虾准备路上吃。

其实本来第二天准备去看马王堆了,来了长沙才知道长沙省博已经关了好几年了,说是在造新馆,一年推一年到现在也没建好,于是马王堆也只能以后再看了。长沙之后下一站宜昌,准备去三峡看看,虽然早已不是原来的那个三峡了。时间有点紧,就路过武汉而不入了。

汕头–写在四年以后

去厦门的时候还顺路去了汕头,主要是为了吃潮汕美食。我们从厦门坐大巴去汕头,到汕头的时候是下午太阳快落山的时候了。过了这么久确依然有印象深刻的两点记忆:1, 感觉汕头一点也不冷,那会儿刚过了元旦,上海天寒地冻,可是在汕头的街头上走着觉得很温暖;2, 走在街上被玲琅满目的美食所吸引,不知道要吃哪些。

牛肉火锅和粤式早茶自然是必须要尝试的。说起牛肉火锅,今年夏天回国的时候发现上海也悄然流行起了潮汕牛肉火锅,连肇嘉浜路当年人气火爆的三顾牛蛙都变成了三顾牛炉。于是第一天晚上就去打边炉。

其实吃了第一天的晚饭之后灰灰就生病了,应该是牛肉不卫生导致的急性肠炎。所以第二天的美食计划就泡汤了,灰灰在医院打点滴,我在医院周围的小摊上觅食。有一家卖粤式茶点的小摊觉得味道相当好,大约去吃了两三次。第三天灰灰稍微好一点了又去了家高级地方继续吃早茶。

汕头除了美食还有老城区值得一看,都是当年开埠时候留下的气息,现在看来有些破败,不过从建筑的规模和门牌就可以想象当年的繁华。忽然有一种是非成败转头空的感觉。

“华侨集资创办的百货公司。1932年由梅县籍华侨李柏桓、李耀宗、李远波、李镜泉、李视棠等人集资50万大洋,在汕头市区小公园建成7层高的营业大楼。第一至二层经营苏广洋杂百货,第三至四层为中央酒楼,第五至七层为中央旅社。员工达300多人,曾兴盛一时,但因管理不善,开业仅10个月便宣告倒闭。1935年,经理李柏桓将南生承赔给旅居印度尼西亚的堂弟李海烈,留下中央旅社自己经营。李海烈重新组合同乡李锦元、李洪、李镜泉等10人为股东,整顿经营管理,生意日旺,成为当时汕头市首屈一指的百货公司……1956年与汕头市国营百货公司合营,改名为百货大楼。”

老城的街头

汕头著名街头的小吃,炒糕粿

最后,从汕头坐飞机回上海。去机场的路上记了一个GPS坐标,这里应该是北回归线吧。

这就是2012年末的跨年活动,时光如流水,不曾想4年眨眼就过去了。后来我们13年末去东北的冰天雪地里跨年,而14年来了美国之后就再没有像样的跨年活动了。似乎在这块大陆上,我太不找得到那种“味道”,那种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各不相同的味道。这里从西雅图沿着海岸线一路往南开,到了波特兰,旧金山,再到洛杉矶,圣地亚哥,除了自然景观会根据纬度线逐渐变化,而每个地方人的生活似乎没有什么不同。所以我宁愿坐在家里睡懒觉看书也提不起兴致去踩点。不过这真是一个适合宅的地方,特别安静。

祝大洋彼岸的灰灰和小宝宝新年快乐,希望小宝宝早点好起来。

曾厝垵,鼓浪屿 — 写在4年以后

12年底厦门汕头的跨年旅行游记一直拖着没有写,我也忘了为什么。或许那段时间旅行太多,工作也忙,就这么一直拖下来了。

从昨天开始在家休圣诞新年长假。灰灰跟小宝宝都在国内,所以也没了飞去温暖的佛罗里达或者圣地亚哥晒太阳看大海的兴致。灰灰说我可以写游记来打发漫长而孤独的假期。其实,年纪越大越变得无趣和冷漠,很难被人群的热闹喧嚣打动,孤独就无从谈起了。最近这一两年blog越写越少,偶尔写也与旅行摄影读书无关了,看来当一个文艺青年容易,当一个老文艺青年就很难了;不知道是柴米油盐替代了无忧无虑的生活,还是在日复一日的重复中失去了做文艺青年的激情。从小宝宝出生以后,也难得有现在这样安静的时候了,所以我决定还是去翻一翻当年的老照片,打理一下久违的blog。

人是会遗忘的动物,并且会选择性的遗忘,忘掉那些痛苦的不开心的事情。即使当年的生活与今天别无二致,翻老照片的时候,仍然会像打开了一坛陈年老酒一样,沁人心脾。我已经记不起旅行的细节了,大约是坐了七八个小时的动车,沿着海岸线一路从上海来到厦门;到厦门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打了一辆车直接去曾厝垵,吃东西逛一个个小资味儿很浓的小店。在那之前,曾厝垵只是我从高晓松的《如丧》中知道的一个地名而已。然后我们一路走到厦大,逛最美的校园,看隧道里的涂鸦,后来又坐轮渡到鼓浪屿,在一个特别小的旅店房间里迎接2013年,吃小吃,爬山,看海。。。

对厦门的记忆中有很大一部分似乎就是在尝试各种小吃,有的不过如此,有的却记忆深刻。这碗沙茶面就是来到曾厝垵的第一顿饭。

如果是当年写这篇游记,我大概不会选这张随便哪个城市都会有的夜市摊子,现在身在异国他乡才觉得特别怀念。

厦大有一条行人走的隧道,隧道两边的墙上全是涂鸦,非常有特色。只所以排了这张,大概是因为画的是三国杀吧。

而这张在厦大操场上的照片至今仍然是微博的头像。

总是回过头去看的时候,才会发出“原来那天如此美丽”的感慨。

最爱皮皮虾

鼓浪屿有数不尽的小吃。我仍然记得很多年前读别人的游记,48小时在鼓浪屿拼命的吃各种小吃的故事。不过我跟灰灰好像只喜欢这一种:铁板鱿鱼豆腐。这些年天南海北走过许多地方,铁板鱿鱼和铁板豆腐都是司空见惯的小吃,而把它们做到一起的铁板鱿鱼豆腐却只在鼓浪屿吃到过。豆腐吸收了鱿鱼的汁水之后的美味实在太赞了,我已经记不清在鼓浪屿的三天吃了多少份铁板鱿鱼豆腐了。除此以外,就记得我们在厌倦了各种小吃之后,为了吃点正经菜,去了一家破烂的川湘菜馆子,辛辣的农家小炒肉至今让我怀念。

当时走在鼓浪屿的街头随手拍的一张照片。有意思的是前两个月给小宝宝买了个一模一样的风车。

在鼓浪屿的几天正好是跨年的时候,住宿十分紧张,而且昂贵。跨年夜那天,只能订到一个很小很小的房间,好像叫国王旅馆;第二天搬到了另外一家民国别墅改造的旅馆,果然气派了很多,而选他家的另一个原因是旅馆叫爱菲儿。最喜欢他家的天台,视野很开阔。无所事事的下午,去买上两份铁板鱿鱼豆腐,一边吃一边看电视剧,夫复何求。透过照片依稀辨人出来看的是“李元芳”。

从钢琴博物馆眺望鼓浪屿的沙滩。

也是随手拍的一张,并未在意。现在看来,它应该改成:无论外国的风景有多么美好和纯粹,仍然怀念中国那些可以随便逛逛,然后吃个农家乐,喝个下午茶,或者泡个温泉的地方。没办法,人有时候就是这么没出息。

最后这一张今天恰好应景,祝遥远地方的灰灰和小宝宝圣诞快乐🎄

我一度以为厦门的这次游记应该不会补上了,照片也不会再整理了,谁知道今天恰好有时间也有心情。有些事情的发生只是需要一个契机,在那之前只是为了准备,你怎么知道今天看到的喜羊羊灰太狼不会出现在明天的游记里。

PS:看来有必要把blog分成两部分,生活的和工作的。嗯,肚子饿了,出去吃一碗pho吧~

国庆节俄勒冈环线

冬天躲在家里写夏天的游记,就像人老了以后回忆青春年华一般:所幸当年走过万里路,如今无憾。

美国国庆节也叫独立日,7月4日,放假一天。加上周末正好是个三天小长假。我们六月底刚搬到租的公寓里,一直忙忙碌碌买家具买各种家具,到了7月总算可以喘息了。只有三天时间,也不想去太远的地方,对于坐落在美国西北角的西雅图来说,俄勒冈就成为自然而然的选择了。研究了地图研究了若干游记之后决定走一条环线。说到这里,自己也发现每次出游特别喜欢走环线,因为可以尽量不走回头路。

这就是三日游的线路:首先从西雅图出发,走一段5号公路然后向西到海边,走101公路跨过哥伦比亚河到达俄勒冈州,继续沿着太平洋一路向南;再向东折回俄勒冈州首府Salem,然后从俄勒冈州中部沿着5号公路继续向南,最后到达CraterLake火山湖国家公园;再返回Salem继续北上到波特兰,由波特兰沿着哥伦比亚河谷向东,参观完哥伦比亚河谷之后由97号公路北上回到华盛顿州,经由Yakima印第安人保留地再由90号公路回家。
OregonRoute

7.4 沿海公路
夏天西雅图的天亮得特别早,我们一大早六点多出发天早已大亮好久了。一直开了好几个小时到了哥伦比亚河边上。哥伦比亚河是华盛顿州和俄勒冈州的分界线,这里已经到了出海口的位置,河岸无比宽阔,上面驾着一座钢铁结构的大桥,让人看一眼就能想到工业时代。
DSC_8961

河对岸这个俄勒冈小镇叫Astoria,大概1810年左右就已经存在了。如今这里除了工业,港口外,旅游业也逐渐发展。Astoria沿河的一座高山上有一座高塔,可以俯瞰整个哥伦比亚河谷,据说是20世纪初为了纪念大北方铁路的建设(Great Northern Railway)。
DSC_9010

塔外面是混凝土,内部是钢架,游客可以沿着内部螺旋的钢架爬到塔顶–还是挺累的
DSC_9012

眺望河谷,远处就是出海口
DSC_9045

离开Astoria我们继续向南,来到太平洋沿岸的加农海滩(Canon Beach),俄勒冈州的太平洋海岸风景还是非常不错的,虽然比起加州来说偏北了一些,每年能够下海游玩的时间短。

来到加农海滩之前,我们途中先拐到了一个公园,叫Ecola State Park。其实是导航看错了开刀这里的,不过既然来了就顺便看看吧,反正门票也只要5刀。没想到这里正好是海岸伸出去的地方,有一个观景点可以看到加农海滩的全貌,非常棒。
DSC_9075

在这里忍不住拍了不少片子,最远处海滩附近那块儿下方顶尖的大石头就是加农海滩的标志啦
DSC_9110

逛完公园我们继续开车到镇里去海滩上走走,这里也算著名旅游景点了,恰逢独立日放假,阳光明媚游人如织,镇上找个停车位都不容易。
这一行也算见识了美国人度假的方法,不像许多国人去各种风景名胜,看一个接一个的景点,拍照,吃大餐。。。他们貌似更喜欢一家人一起找个风景好的地方,尤其是海边待着,然后整点烧烤大家分而食之,再摆个躺椅扎个帐篷发呆,一呆就是一整天。所以这一路上我们走了好多的观景点,每个点都看到一群美国人就那么懒洋洋的赖着。
DSC_9212

我们则更想到处走走,看看不同的东西,于是离开这里继续出发了
DSC_9221

傍晚时分到了另一处太平洋沿岸的景点,Cape Kiwanda。所谓Cape就是海边的岬角,海岸伸出到大海中的一块儿,其实每个Cape都差不错。这里有一点特别的是岬角是一座沙山构成的,不是普通的石头上。想象一下,海边有一座柔软的沙山,而且时间恰好日落时分,太阳从海面上投射过来。
DSC_9295

我们脱了鞋光着脚丫爬了沙山,就像在沙漠里一样好玩。
离开这里就开始驱车赶路去Salem了,本来ideal的形成可以沿着海岸一路南下,俄勒冈的海岸还有几处好玩的地方。不过假日的住宿非常紧张,海边又都是一下小镇并没有很多的酒店可以住,所以折中了一下就此离开海岸往东到了Salem。Salem是俄勒冈的首府,我们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晚上八九点天黑了。不过因为独立日的原因,在一些广场还是可以看到熙熙攘攘的人群—-熙熙攘攘的人群在美国可是稀罕物。
其实除了Salem,我们一路走过的海边小镇上都看到过许多的车和人,比如Cape Kiwanda大家干脆就把车沿着整个海滩一排排停满了,扎着帐篷等天黑以后看烟花,独立日放烟花也算是传统活动了吧。

我们跑了一天,到了酒店就休息了。

7.5 火山湖公园
我们住的酒店叫Howard & Johnson,是连锁的。出行前决定的比较匆忙,随便看了看就选了这家,毕竟在美国不太敢像国内一样玩儿到哪里临时找地方住。选的时候发现酒店有健身房游泳池还有免费早餐,结果来了才大失所望。
各种设施就不说了,房间的设施就够陈旧的,卫生打扫也非常一般;第二天早上起来去吃早餐,发现早餐就在一间非常简陋的屋子里是自助的,没有肉类,没有蛋,只有超市里那种切片面包沾黄油吃,水果只有快坏掉的香蕉,卫生一塌糊涂。随便捡点能吃的就出发了。
其实旅途中住个烂酒店很正常,之所以想吐槽这些是因为,后来我们发现这个Howard & Johnson的中文翻译叫豪生,在国内可是有不少高大上酒店的哦。原来它们在米国居然有这么烂的店。。。

回到正题,第二天我们主要去火山湖国家公园。公园在俄勒冈州偏南部的地方,即使从Salem出发也要赶好几个小时的路。所以仍旧一早出发,中午之前赶到公园,游玩之后再回到Salem。
一路上先沿着5号公路南下,在尤金(Eugene)向东穿过山脉再向南。5号公路上的景观和沿海岸的101就完全不同了,这里像是农业区,一路广袤平坦的农田。而尤金向东则又是茂密无人的山林了。山中间有不少湖泊,公路就沿湖而过,风景非常好。还有一处可以远眺雪山,这座雪山叫钻石山。
DSC_9314

火山湖公园则以火山湖为主要景点,有环湖的公路。我们选了几处观景点拍照。别问我为什么湖水这么蓝,它真的就这么蓝,一点都没有p过的蓝色,蓝到令人发指。
DSC_9347

想起去年底今年初还在长白山看过另一个火山湖泊,当时是冬天整个湖都是冰冻的白色,想必这里的冬天也一样吧
DSC_9381

在火山湖我们就找个地方安静的坐着,远远看着静谧的湖面。一百年以后,我们已经不在了,它还是这样蓝这样安静;除了它,谁知道我们曾这样看过它。
DSC_9408

看完火山湖就驱车返回Salem了,到Salem的时候大约六点来钟天还没黑,于是我们决定往北开半个小时去俄勒冈著名的outlet店逛一逛,因为这里免税嘛。买好东西返回Salem继续回Howard & Johnson睡觉。

7.6 哥伦比亚河谷,印第安人保留地
因为把第三天逛outlet的行程提前完成了,所以第三天就稍微不那么紧张。
先从Salem开到波特兰,穿过城区以后往东去哥伦比亚河谷游玩。这里也算著名的旅游景点,沿着河谷有好多形态不同大小不一的瀑布,我们则随便挑了几个看看。除了瀑布以外,还有一些其他景观,纪念当年沿着哥伦比亚河修的老公路。

这座Vista House就是沿河公路上的一处纪念景点,可以眺望河谷。
DSC_9442

下面就是哥伦比亚河,这里比Astoria偏上游,河面稍微窄一些
DSC_9455

瀑布,话说这次看了四五个瀑布,外加雷德蒙德附近的瀑布,以至于在夏威夷度假的那周我们完全不想看瀑布了
DSC_9490

看完了这些沿河景观之后,我们准备走一条不太一样的路回家。一般从西雅图到波特兰都会走五号公路,不过五号公路除了比较快速便捷之外,并没有太多景观可以看,公路两岸基本是这一带非常熟悉的翠绿色针叶林。所以我们决定换一条路回家,从哥伦比亚河上游的97号公路开到Yakima,再走82和90号公路回家。

其实走这条路之前并不知道会看到什么样的风景,只是推测因为沿海岸的落基山脉的存在,山脉会挡住来自大海的水汽,因此东边应该不会像西雅图这边一样湿润,会有些不一样的东西。

哥伦比亚河边,沿河有铁路,对面是发电站,远处则是俄勒冈州的胡德雪山
DSC_9524

跟推测的差不多,继续走一段就会感觉到景观有所变化了,两边的草大多呈现枯黄色,虽然河水流量很大,但是两岸的山开始呈现枯黄色而非翠绿。有点像干旱少雨的加州,也有点像中国的大西北,有点大漠苍凉的感觉。
DSC_9531

DSC_9539

开车跨过河又回到了华盛顿州,然后爬上一座高山眺望整个河谷。颜色很有意思,下面是河水和碧绿的良田,高点的地方就呈现枯黄色了。
DSC_9579

继续从这里穿过Yakima。Yakima是印第安人保留地,华盛顿州著名的农业区和葡萄酒产区。这里常年阳光明媚气候干燥温差大,非常适合葡萄生长,因此有不少葡萄酒庄园。一路边开车边看景,并不曾停留,不过看到这样的风景也觉得不虚此行了。
DSC_9829

途径Yakima的时候看到河边有很多阔叶林,杨树之类的;当时在想秋天的时候这些叶子黄了一定很好看,还提前敲定了一次秋天的Yakima赏秋之旅。后来上了90号公路还在路上看了日落,然后遭遇了唯一一次堵车–看来不少人也都是赶着假期结束前回家的。

顺便吐槽一下一路的吃的:在美国旅游不好的地方就是没什么美食,尤其是走到一些小镇上,基本除了汉堡三明治就没有了。我们受不了天天吃汉堡的生活,硬是坚持每天吃了一顿中餐–就是路边碰到个中餐馆就进去吃。
可是这里的中餐也未免太没有水平了吧,记得某天点了宫爆鸡丁和xx牛肉,端上来两大盘(量倒是很大,美国食材便宜中餐大都给的很足)除了食材一个鸡肉一个牛肉,其他配菜连同做法完全一样,就是烩在一起勾个芡放点糖。。。
另外,美国中餐馆起名也都很有意思,见识过不少用皇家,宫廷,长城一类代表性词汇的店,看了让人咋舌
见过许多中餐馆的招牌和装饰,一看就是几十年前的风格。我一直在想,大概开餐馆的人那时候就到美国了吧,所以他们对中国的记忆也停留在那个年代。。。未免太土了,中国早都不是这个样子了

That’s all.

台湾环岛记-8

10.8 台湾环岛游的最后一天,从花莲回到台北,追逐好听的名字,畅想着每个地方不一样的生活。

花莲坐火车经过宜兰,然后到了瑞芳。
DSC_7697

在火车上再吃一次铁路便当。这回不是池上,却依然好吃。
DSC_7707

到瑞芳再搭汽车,一路环山而上就来到了九份。九份是山上的小镇,可以在烟雾朦胧中眺望远处的海湾,很有天空之城的感觉。
DSC_7778

九份曾经是个因为矿山而聚集的小镇,如今矿山早已没落,小镇却依旧繁华。
DSC_7886

如今这里到处都是卖各种小吃的。台湾小吃的特点在于,每家每户都卖着不大相同,各有特色的东西;不像上海,所有的地方都卖那几样。这个五颜六色的芋圆我觉得很神奇,虽然一直排斥淀粉类的食品,却仍然觉得它很好吃。牌子叫赖阿婆
DSC_7729

离开九份回到瑞芳,继续坐平溪线的小火车去十分。我想十分之所以出名,一定沾了不少名字的光。
DSC_7939

其实十分确实也很有特色,店铺就在铁轨两侧半米开外。火车来了的时候大家让开,火车开走了铁轨就成了熙熙攘攘的街道,大家都在这里放天灯。
十分车站里有十分到幸福的火车票照片。实际上台湾是没有一个叫幸福的车站的,十分–幸福是所有人最美好的愿望。不过我们仍然买到了十分–暖暖的车票。
WP_20131008_028

暖暖是个很小很小的车站,小得连售票处都没有。来这里不为什么,只因为它叫暖暖。还有什么比心里暖暖地更好的呢
DSC_8092

暖暖是台湾旅行的最后一站,之后我们就又回到了瑞芳,再从瑞芳回台北。
DSC_8102

就这样,默默地像台湾环岛行说再见。
DSC_8126

第二天一大早起来,去7-11吃了早饭,我最喜欢这里自助的热狗。然后就去机场了。
DSC_8166

再见台湾。